舒青羊

这里是脑洞超大的舒菌(⊙v⊙)
橡皮章渣一只~

我忘记这个账号的密码了orz所以注册了新账号
新账号:舒青羊君

设计的有点普通的图案

最近产出三章~(小小刷个屏~) 之前和网速大战了好久都没发出去,觉得心好塞

李砸!生快!!!
@浅显孤独
www在每个地方都发了www

坚持

羽敲了敲门走进了病房,看着坐在窗前的男人,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记得,自己喜欢他已经很长时间了,从高一到毕业,又从大一直到工作。他们俩其实挺有缘的,每当羽决定要在新的环境中忘记他的时候,他们总能再次相见。只可惜他不知道羽的暗恋,自己也不愿意给他带来困扰。
估计自己会喜欢着他直到最后吧!那时的他总是单纯地这样想。
不知是哪一天,男人得了严重的抑郁,住进了医院。于是,羽每周的行程表里又多了医院这个地方。
这几年,羽见过眼神迷离的他,失控的他,假装镇定的他,被打镇定剂被迫瘫在床上的他,绝望想自杀的他……最终,还是没和他说过一句话,只是隔着玻璃,静静地看着,然后把自己特意为男人买的食物交给照顾他的护士……
一晃,从他暗恋上这个男人,已经有十年了。羽觉得,再这样下去,他的心,他的感情,就要被耗光了,是时候,该放下了。他站在男人的背后,将在心里酝酿了十年的感情倾洒出来:“其实,我喜欢你很久了。”
男人转头看向他,似乎有些惊讶,但没有打断他。
“……可,可是我撑不住了,人生能有多少个可以任人挥霍的十年呢?”羽有些哽咽,但他勾了勾唇角,继续微笑着, 微笑着将他维持了十年的情感亲手扼杀,“那么,再见。”他转身离开。
“你……”男人这时候似乎是清醒的,他的脸上带着孩童般的微笑,
“明天……”门关上了。
“……还来么?”

师祖大人,生日快乐。。。虽然迟了。。。

The mouth

他还记得他伪装成人类小孩时做的英语阅读:“I come from Mars,but now I am on the earth.The human beings are so funny.They have a hole on their face and they put the balls from the trees ,meat and vegetables into the hole ..."
后来,他和自家小受分享了一下这件事,自家小受眨了眨眼,微笑道:“I can put something else in my mouth.”说完便伸手拉开了他某处的拉链。